家枝瑞讀

人氣言情小說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討論-第一百六十五章:你怕什麼?熱推

Mandy Olaf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小說推薦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炮灰农女生存大作战
“母亲,人儿子已经带回来了。现在已经安置在原来的地方了。”孙瀛洲笑着对苏氏说,从头到尾表情到动作无一不恭顺。
而苏氏听着对方的一句母亲面色就已经是铁青,什么母亲?谁是他母亲,自己也只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孙子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来攀亲戚。不愧是外室之子,一点礼仪廉耻都不懂。
“呵呵,那位钱姑娘还是看见一些为好,不要又与什么阿猫阿狗的跑了出去。这么一个三媒六聘就直接生下了孩子。那孩子娘系也是个不要脸的。我们孙家可真的是可怜见啊,因为紫子嗣单薄,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享福~”苏氏的话说的极为刻薄,既骂了钱四丫不要脸。同时又暗讽孙瀛洲是外室子出名不正言不顺。
而孙老夫人听着自己儿媳妇着一席话只是微微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苏氏讽刺完人看着孙瀛洲一脸不语的样子,心里颇为欢喜,便带着孙云出去了,只留下孙瀛洲和孙老夫人二人。
“你别往心里去,你嫡母心里也有气,你且再忍忍在等云儿大些就好了!”孙老夫人语重心长的劝慰道。
孙瀛洲倒是似乎一点都没有受影响笑着说,“儿子省得。”
你能再花瓶点吗
老夫人看孙瀛洲没事继续笑道:“那个姑娘带回来了,就好生养着。不管怎么样,我们孙家的血脉都不能流失出去。”
一直到厌倦 菊开那夜
孙瀛洲笑着说是,又与孙老夫人聊了几句家常,便退了出去。刚刚一出孙老夫人的院子,整个人的脸色便垮了下来。都十多年了孙老夫人说来说去还是那几套,打一巴掌给几个甜枣。别看孙老夫人很着急他的样子,其实孙老夫人在意的只是孙家的血脉而已。只要你是孙家的种,就算你是个扶不上墙的阿斗,在孙老夫人眼里也是极为稀罕的。
但是到最后这偌大的的孙家还不是孙云的,虽然孙老夫人平日里说待他和孙云是一样的。但是最后孙家还不是孙云的,其实孙老夫人才是那个最看不上外室子的。至于他只是一个以防万一的血脉罢了,但是孙老夫人不知道的是孙瀛洲根本就不是孙家血脉。
想到自己不是孙家血脉孙瀛洲心里五味杂陈 一方面他怕别人发现他的秘密,另外一方面他又高兴的很,仿佛报复了孙家一般。孙瀛洲一边想着一边离开孙老夫人的院子。
当孙瀛洲一走到外面,眼前一道残影闪过,“主子出事了!”
“出事 出什么事?可是我们铸造兵器被孙家发现了?还是我们拿了孙家的宝藏被发现了?”孙瀛洲急忙问,毕竟现在可是特殊时候他刚刚得知自己不是孙家血脉,心里还是有许多空落落的。
“会主子的话,是钱姑娘那边的事。大夫人突然闯入钱姑娘所住的院子说要好好看看钱姑娘,谁知道和钱姑娘起了冲突晕了过去,现在那边已经乱成一团不知道如何是好。”
孙瀛洲听着飞鹰的话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是什么大事,不过是钱四丫自己作死罢了,“没事,她的事情我们以后都不用管,就让她自生自灭,她有了肚子里面那块肉不会轻易死的。”虽然孙瀛洲话是这么说,但是最终还是去钱四丫的院子里看了看。
中医圣手在异界
等到孙瀛洲到了钱四丫的院子以后,整个院子都乱糟糟的。钱四丫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而苏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一旁的丫鬟婆子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在旁边干嚎子,嘴里面只嚷嚷着夫人没了。
孙瀛洲看着这一幕镜像顿时感到无语,这些婆子丫鬟平时里都是来干嘛的?这人倒在地上不会去请郎中吗?一个二个除了吃饭拈酸吃醋之外什么都不会了吗?
“哭什么哭,喊什么喊,你们都是傻子吗?你们家夫人变成这样不会去请郎中吗?”孙瀛洲的话像一语惊醒梦中人。那群丫鬟婆子才急急忙忙的去请郎中。
而早在一旁的傻掉的钱四丫看着孙瀛洲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
“孙瀛洲不是我的错,真的不是我呀!是苏氏自己没事找事,一进门就说一些难听的话,我回了她几句,她就被气晕了”钱四丫这一次是真的感到自己很无辜。好不容易过上了好日子又被孙瀛洲给抓了回来。自己怎么都不干吧。还有人上门来骂她,眼见的人钱四丫还是认识的。就是孙瀛洲的嫡母苏氏,可是钱四丫上辈子见这人和这辈子完全不一样。
上辈子的苏氏可是个好婆婆,特别温柔特别贤良,对她和孙瀛洲那个是好的没话说。仿佛千古难题,婆媳关系在孙家根本就不存在一样。可是这辈子的宿舍仿佛就像换了一个人,一般一进门就对千思雅冷嘲热讽嘲风,她是从乡下出来的没见过世面的村姑,又嘲讽她名不正,言不顺生的孩子也是个外室子,将来只配给他的孙子提鞋。钱四丫的也不是个好惹的。直接反驳苏氏是个命硬的,克死了自己的儿子。说不定以后还克孙子一看就是孤独终老的命!苏氏被钱四丫这么一激就晕了过去。
钱四丫哪里知道的是上辈子他嫁给孙瀛洲的时候,孙瀛洲已经掌握了孙家大权,孙苏氏得看他的脸过日子,怎么敢大喊大叫?只能夹紧尾巴做人小心讨好。可是这辈子孙瀛洲还没得到孙家呢,苏氏当然将孙瀛洲作为她最大的敌人。怎么可能会给钱四丫好脸。
虽然苏氏晕倒孙瀛洲从心理还是暗喜的,但是他对钱四丫可没有什么好感。孙瀛洲极其讽刺的在钱四丫耳边说,“你怕什么?你不是活了两辈子的人,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现在怕这小小的场面了”
孙瀛洲的话倒是像给钱四丫提了醒一般,对阿,她怕什么孙家那么重子嗣可不敢拿她怎么样。钱四丫想通以后就收起刚才那副诚惶诚恐的模样,仿佛眼前发生的事情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甚至还吩咐人去给她做些吃的,一脸兴味的看着晕倒的苏氏。


Copyright © 2021 家枝瑞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