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枝瑞讀

超棒的都市言情 催妝-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分享

Mandy Olaf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皇帝下了早朝后,在正阳殿等着宴轻与凌画。
皇帝是太后亲生,端敬候府是皇帝的母族,宴轻是端敬候府唯一的子嗣,算起来,皇帝虽然与宴轻隔了两代的辈分,但也算是他的近亲长辈了。
所以,于君于亲,皇帝喝一盏凌画的敬茶都没毛病。
皇帝在正阳殿等了许久,不见宴轻与凌画来,忍不住问赵公公,“怎么回事儿?不是说他们已经出了长宁宫了吗?”
赵公公也纳闷,“是啊。”
长宁宫与正阳殿是远了些,但也不会走太久。
他立即说,“老奴让人去看看。”
皇帝点头。
不多时,赵公公派出去的小太监回来了,对皇帝禀告,“回陛下,宴小侯爷与凌小姐走到半路时,大约是累了,歇着呢。”
皇帝:“……”
赵公公恍然,“凌小姐一路赶回来成婚,昨儿歇了一天,怕是没歇过来,是老奴疏忽了,应该派人弄一顶轿子去接凌小姐。”
皇帝吩咐,“现在就抬了轿子去接。”
赵公公点头,“老奴亲自去。”
皇帝摆手。
于是,赵公公立即让人弄了一顶轿子,亲自带着人去迎宴轻与凌画。
宴轻与凌画在半路上耽搁了许久,刚要继续走,没想到等来了赵公公带着人抬了一顶轿子。
凌画:“……”
太后让人给她弄轿子,她都推拒了,就是想跟宴轻这样挽着手一起走。赵公公这是什么神仙公公,一点儿也体会不到她新婚的心情。
凌画看着那顶轿子,有点儿郁闷,她还能走,还想这样走,她能不能不去坐这顶轿子?
宴轻忽然看了她一眼。
凌画笑不出来,小声嘟囔,“我不想坐轿子的啊。”
宴轻这时大约也猜出了她什么心思,气笑,“我的新衣裳都被你攥出褶子来了。”
凌画:“……”
她慢慢地松了松手,然后又伸手给他抚平袖子上的褶皱,但因她攥的太紧,褶皱轻易抚不平,她只能说,“这件衣裳回府就不要了吧!”
反正,她给他做了一堆,衣裳多的是,不能穿了就扔掉,穿新的。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宴轻撇开脸,“去坐轿子。”
这么走路,她不累,他已经累了。
凌画不乐意,不想松手。
这时,赵公公已来到了近前,见到二人,连忙见礼,“小侯爷,宴少夫人,陛下久等您二人不到,知道宴少夫人怕是因太过劳累奔波没歇过来,所以,派了老奴来接您二人。”
陛下派了赵公公亲自来接,凌画哪怕再不情愿,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她松开挽着宴轻的胳膊,笑的十分温婉大气,“多谢陛下体恤臣,多谢公公辛苦跑一趟了。”
宴轻静静瞅着她,果然是在他面前一副面孔,在人前一副面孔。
赵公公乐的见牙不见眼,“陛下知道您离京这么久,一定十分辛苦,赶回来大婚,一路上也十分辛苦。老奴不辛苦,少夫人才辛苦了。”
他说完,亲手挑开帘子,“少夫人请!”
凌画没有丝毫抗拒的样子,笑着坐了进去。
赵公公见她坐好,吩咐人起轿,然后他陪在宴轻身边,与宴轻说话,“小侯爷,今儿可在宫里用午膳?”
“不用。”
赵公公商量地问,“陛下也说了留您和少夫人用午膳,如今天色已不早了。”
“那也不用。”
赵公公知道宴轻不喜欢来皇宫,更别说在宫里久待了,他迂回说,“陛下大概与少夫人有许多话要谈,一时半会儿怕是谈不完,您与少夫人不如就留下简单用过午膳再走?”
他怕宴轻再不同意,连忙说,“陛下今儿主要是与少夫人交谈正事儿,所以,小侯爷放心,陛下不会盯着您说教的。”
宴轻这时就想走了,“要不,我把她留下?”
赵公公:“……”
哎呦,您怎么能这样?
他无话可说了,“这不太好吧?”
宴轻转头看他,“公公这些年,也日渐苍苍了。”
赵公公:“……”
这是告诉他别叨叨的操心了呢!
他无奈地笑,“小侯爷说的是,老奴也老了。”
“那就少操点儿心。”宴轻直接地说,“多少人眼巴巴的等着接替公公你的班,公公可千万要保养好身体,头上的白发长慢些,宁愿你自己不老,也要让等着接替你班的人急死,不是很开心的事儿吗?”
赵公公:“……”
他竟然觉得小侯爷说的没错!
这可真有毒了。
他呵呵地笑,“小侯爷说的是,老奴是要老的慢点儿。”
得了,他不劝了。
凌画在轿子里听的清楚,心里直想笑,无论在谁面前,宴轻活的都随意,她觉得没有什么不好,反而很好,她没有的随意任性,他身上都有,是她向往又做不到的。
有了赵公公带着轿子来接,接下来的路就快了,不多时,便到了正阳殿。
凌画下了轿子,扶了扶头上的发钗,对宴轻小声询问,“我还妥当吧?”
发叉本没歪,被她故意给弄歪了,这等小心思,他就算再聪明,应该猜不到吧?
宴轻瞅了她一眼,发叉大概被轿子给晃歪了,她哪怕扶了一下,也没扶正,他挑眉,“不妥当如何?”
“陛下面前失仪啊。”凌画小声说。
宴轻伸手给她将发叉扶正,绷着脸说,“如今好了。”
凌画对他笑,“谢谢哥哥。”
宴轻扭过脸。
赵公公笑着走进里面禀告,心里想着,这样看小侯爷与少夫人相处的真是挺好,若是以前,小侯爷见了女子绕道走,哪里会任人拽着他的袖子,挽着他的胳膊,如今还给人扶正发钗?
这样的事儿,在以前,天下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做,哪怕是正阳殿里的九五至尊,但在宴小侯爷面前,那压根就是不可能的,说出去人都不信。
如今可真是与以前大大的不同了。
皇帝吩咐,“让他们进来。”
赵公公挑开帘子,请二人入内。
二人一起进了正阳殿,给皇帝见礼,宴轻哪怕平时懒懒散散的,但是在皇帝、太后面前,该见的礼数,从来也没有丝毫敷衍,规规矩矩见礼,看起来乖乖的。
皇帝很满意,对凌画说,“朕等着喝你这一盏茶,等的可真是不容易。”
这话一语双关,说凌画外出去了江南漕运后好久都没消息,他等的不容易,说凌画本来说推迟了婚期临时又快马加鞭赶回来如期大婚不容易,本来他以为宴轻与她会明年春才能大婚了,太后这一阵子都萎靡了不少,这两日才精神了。
凌画给皇帝赔罪,“陛下恕罪,实在是臣无能,处理江南漕运的乱子,处理了这么久,才能赶回来。”
宴轻瞅了她一眼,心里骂小骗子,连在陛下面前都敢玩花花肠子撒弥天大谎用手段骗陛下,还有什么是她做不出来的?怪不得十年来,无人发现她扶持萧枕。
“你若是无能,这后梁便没有能人了,朕没怪你,何来恕罪?”皇帝摆手,吩咐赵公公,“赶紧的,给她端一盏茶来,朕要先喝了喜茶,再说正事儿。”
赵公公点头,连忙亲自去倒了一盏茶,递给凌画。
凌画跪地给皇帝敬了茶。
皇帝接过,喝的挺高兴,连连说了好几个好字,又让凌画起身,吩咐赵公公打赏凌画。
太后有赏重,但凌画没想到,皇帝的赏更重,许多东西,都是赵公公从皇帝的私库拿出来的,有几样外邦进贡的首饰,十分难得,宫里的妃子都快抢破头了,皇帝索性谁都没给,锁私库里了,如今都让赵公公找了出来,一股脑地给了凌画。
后宫的妃嫔们,谁也不用争了。
这赏,是借由她大婚之喜,赏的是为江南漕运劳心劳力的辛苦。
凌画面不改色地谢恩,收了这赏。
宴轻看着凌画,心想着这赏她拿的倒也不亏心,毕竟若是没有她,皇帝就没了一个儿子,萧枕虽然不得陛下喜欢,但总归也是他的儿子,他儿子一条命,比任何稀世珍品珠宝都值钱吧?
凌画也是这样想的,这些年,她为萧枕劳心劳力,把萧枕培养扶持的比萧泽好一百倍,将来萧枕登基,让陛下江山后继有人,百年无忧,她该得这个重赏。


Copyright © 2021 家枝瑞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