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枝瑞讀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笔趣-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聖火推薦

Mandy Olaf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伊玛目还待再问,慕容复不耐烦的一摆手,“行了,我没什么问题要问了,你也别问我,动手吧。”
伊玛目面色微一变幻,终是说道,“本来你说出圣火令下落,可以饶你一命,没想到你如此不识抬举。”
慕容复登时就不乐意了,“老家伙,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上次被打得四处乱窜的人是你吧,你哪来的信心饶我一命?”
伊玛目冷笑一声,也不言语,双手变幻划了个奇怪的手势,胸口一点红光亮起,继而扩大,赫然是一束极为妖异的火焰。
此时天色已黑,四周凉风习习,可这火焰一出现,四周的温度骤然提升了几倍,慕容复站在五六丈之外居然还能感觉到那么一丝炽热,他有点疑惑,伊玛目修炼的火焰功夫他早就见识过了,要说神奇也确实神奇,可这会儿拿出来显摆是什么意思?
火焰随风摇曳,若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束火焰上散发着一层三色光晕,看久了还有几分头晕目眩的感觉。
“这是本教圣火,能够焚烧一切,本教第一代明尊就是机缘巧合得到了它才创下偌大明教。”伊玛目淡淡的介绍道。
慕容复听到这话不由吃了一惊,“圣火?你的意思是,你们明教所谓的‘圣火’就是这团火焰?”
他一直以为明教教徒口中常常提到的“圣火”,不过是在某种场合或仪式上烧一把火就叫圣火了,没想到竟真有这样一团特定的火焰存在。
伊玛目点点头,“不错,此火乃天地自然中诞生的一团神火,它的奥秘至今也没人能窥破,本教教规有言,见圣火令如见明尊,其实严格说起来,圣火才更有资格代表明尊,上次之所以拿你没办法,那是因为本座刚好未将圣火带在身边。”
“原来如此,”慕容复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懒得争论这个问题,倒是对他这手火焰功夫颇为好奇,不由问道,“那你是怎么……怎么操控这东西的?”
好看的都市言情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起點-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聖火熱推
他一直觉得伊玛目的火焰功夫很神奇,这个世界不乏阳刚炽热的功法,比如大理一阳指、尼玛寺的火焰刀,再比如少林寺的燃木刀法等等,这些武功都与火焰息息相关,却并非真正的火焰。
就说一阳指和火焰刀,前者至阳至刚,发功时炽热无比,可点燃一些易燃之物,而本身只是一种气劲,后者火焰刀倒是带着些许火焰气息,但那是鸠摩智在练功时不慎融入进去的,也不算纯粹的火焰,伊玛目不一样,他所操纵的就是实打实的火焰。
伊玛目闻言颇为自得的一笑,“这是本座的秘密,数百年来只有本座一人可以操纵圣火。”
说着他面色微动,“如果你愿意交还圣火令,本座可以跟你共享这个秘密,当然,圣火只有这一团,不可能给你,但只要你有了功法,炼化普通火焰为己用也是可以的。”
慕容复目光闪烁,半晌后轻轻吐了口气,“不必了,你这功夫看着神奇,但若没有圣火的话,恐怕威力也不大,没什么可稀罕的。”
伊玛目面色微滞,“那只能杀了你了。”
慕容复翻了个白眼,“行了行了,这话等你杀了我再说,免得一会儿脸被打肿。”
说完手腕一翻,缓缓握住赤霄剑剑柄。
伊玛目面色微变,他知道慕容复有柄威力极大的神剑,上次交手的时候就吃了亏,忍不住说道,“都说中原武林人士较技切磋讲究公平二字,本座手无寸铁,你……”
话未说完,慕容复陡然飞身而起,凌空一剑斩下,剑光急剧拉伸,由远及近,瞬间到得伊玛目头顶。
伊玛目吓了一跳,随即又是大怒,双手一抬,胸前的圣火噗的一声陡然扩散开来,一层火焰密布的罡气布满周身,铛一声大响,剑光斩下,却只将火焰罡气切开少许,未能触及其头顶便不得寸进。
慕容复对此并不意外,按照伊玛目的话说,上次交手时圣火不在身边,当时他已经能够凭借自身功力硬抗天剑一击而不落下风,赤霄剑并不比天剑强,甚至稍有弱之,而伊玛目手上却拿着圣火,此消彼长,能轻易当下这一击也在情理之中。
“慕容复,你怎的如此不讲礼数!”伊玛目怒斥道。
慕容复嘿嘿一笑,“你要杀我,却要叫我跟你讲礼数,你这什么逻辑?”
说话间,右手松开赤霄剑,双手如车轮般转动,很快悬在空中的赤霄剑微微一震,分化出数十上百道剑影,顷刻间风云变色,杀机如潮,声势一时无两。
遇上他这般不按套路出牌的人,伊玛目气得跳脚,却又无可奈何,当下只有全心应战,双手一张,身上的火焰如潮水般褪去,紧接着周围虚空浮现出一柄柄火焰小剑,一时间点点火光,争相摇曳。
“去!”慕容复大喝一声,所有剑影激射而出,几乎与此同时,伊玛目双手向外一推,数百道火焰小剑迎头而上,双方都没有保留的意思,一出手就是绝招,连试探都省了。
剑气、火焰转瞬相遇,登时间嗤嗤声乱响,空中火星四射,好不绚丽,破坏力也是空前绝后,二人招式笼罩范围,草地瞬息化为焦土。
二人这一招的碰撞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一息不到,所有剑影均已散去,可令慕容复稍稍有点吃惊的是,对方的火焰小剑居然还剩小半。
眼看那小半火焰小剑速度不减的飞过来,慕容复双手一摆,一股玄奥波动扩散开去,虚空倒转,所有小剑又倒飞而回。
伊玛目冷笑一声,一招手,刚刚散落在地上那些火焰立刻飞回,在身前聚起一道火墙,火焰小剑刚触及火墙就被融入进去,一丝波澜也不起。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二人出手到结束不过瞬息间的事,伊玛目马上得意的笑道,“怎么样,现在还觉得本座在空言恫吓么?”
慕容复默然,刚才那一招他却是落入了下风,最关键的是,这火焰算是有形之物,他不敢真正使出斗转星移,甚至也不敢尝试北冥神功,天知道那东西到了他体内会不会生出什么变故。
心念转动,他一把握住赤霄剑,欺身而进,翻身一剑斩下,这一次用的是实招,可谓石破天惊,势道惊人。
伊玛目也不敢真个以血肉之躯去接神兵利器,身形一闪,拔地而起,空中时反手甩出一道火焰鞭子,滋啦一声刺响,几欲划破虚空。
慕容复马上使了一招有凤来仪,剑尖上挑,避开伊玛目攻击的同时,直指其下盘。
转瞬二人近身纠缠在一起,与此同时,距离此地数里外的大都城墙上,金轮法王与欧阳锋翘首以望,脸上既有惊叹亦有遗憾。
过得半晌,金轮法王有些失望的摇摇头,“可惜啊,这等旷世之战,小僧竟不能近距离观摩,恐怕将成为小僧一生的遗憾。”
欧阳锋神色莫名的瞥了他一眼,继而一眼不眨的盯着慕容复二人打斗的方向,嘴中鄙夷道,“你现在过去也不迟啊。”
金轮法王不由打了个寒颤,讪讪一笑,“还是算了,这要卷进去,以小僧的修为肯定难逃殒命的下场。”
“那你还遗憾什么,在这里看不清楚么?”
“在这里只能观其形,不能悟其法,只有身临其境,方能领略个中玄奥。”
欧阳锋嘴角微撇,颇有几分鄙视,话锋一转,“你觉得这两人谁会赢?”
金轮法王沉吟了下,缓缓摇头,“不好说啊,慕容复的武功小僧完全无从揣摩,那位狼王更是深不可测,就连鄙宗莲花生大士也对此人颇为忌惮。”
良久,欧阳锋长长叹了口气,“想当初第一次见这小子的时候,他的武功还很稚嫩,没想到短短几年,竟已成长到这个地步,他还没到三十岁吧……”
听他这一说,金轮法王脸上不由露出一抹苦色,“确实,很难想象再过十年百年,他能达到何种境界?传说中的破碎虚空究竟是否存在?”
“不知道,不过秃驴你也还年轻,再活个百十岁不是问题,到时你去问问他就知道了。”
“欧阳先生说笑了,小僧年过四十,就算无灾无难也顶多活个一百岁,怎敢奢望再活一百年。”
欧阳锋没把这话当真,他可知道密宗的养生秘术不少,君不见那八思巴六十多岁了看上去还跟三十来岁一样,还有莲花生,鬼知道他活了多少岁,反正不下一两百岁了,而他自己……一生修炼毒术,体内不知潜藏多少毒素,恐怕活过百岁都有些困难。
欧阳锋心情突然有点沉重,喃喃道,“你说这小子年纪轻轻,到底是如何练成这一身功力的?”
金轮法王哈哈一笑,“这个小僧怎会知晓,欧阳先生与他交情不错,不妨去问问他。”
欧阳锋目光微闪,“传闻江湖上有一门可以吸取他人内功为己用的武功,唤做吸星大法,秃驴你听说过么?”
金轮法王点点头,“确实有此一门武功,不过小僧奉劝先生还是不要打那吸星大法的主意了。”
“哦?为什么?”
“因为小僧绝不相信世上会有不劳而获的事情,吸星大法吸取他人内力为己用,必然存在某种极大的缺陷,如果慕容公子修炼过这类功夫,断然不可能有今天之境界。”


Copyright © 2021 家枝瑞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