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枝瑞讀

优美小說 紅樓春 線上看-第七百四十四章 李暄の慘狀(新年快樂啊!)分享

Mandy Olaf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红楼春
神京皇城,大明宫。
养心殿内。
忠顺亲王李祐并老承泽亲王李贤、老承礼郡王李赞等宗室诸王跪在地上,为宁王李皙并诸王世子求情。
军机处五位大学士俱至,同样劝隆安天子息怒。
昨日李暄在宁王府中毒吐血,引起朝野震惊。
后宝郡王提刀欲杀宁王,虽被劝阻,却仍挥拳将宁王打倒三次,而宁王未敢还手。
眼下宁王并诸王世子被圈,这些人几乎囊括了宗室所有重量级王府,若果真都出了事,对于天家而言,不啻一场巨大的灾难!
所以当李暄被救的消息传出去后,大宗令忠顺亲王李祐,就被诸王逼的不得不入宫领罪。
五位大学士也进宫,请隆安帝以宽恕为德。
宗亲之治,可以说是天下长治久安之根基。
若是天家大肆屠戮宗室,那将会带来极恶劣的影响。
在这个皇权不下乡的世道里,宗法仅次于国法。
而宗室们说是领罪,实则自然是为了求情。
既然李暄没死,情况没到最坏的地步,那他们就可以请隆安帝看在宗亲的份上,从轻发落。
隆安帝震怒之下,将一众宗室厉声骂了个狗血淋头后,对忠顺亲王李祐沉声道:“你为宗人府大宗令,便是一族之长。宗人府有管教宗室弟子之责,你看看他们,整日里三日一请,五日一宴。章台走马,胡作非为!若非如此,焉有今日之祸?朕知道,必是有那么起子奸贼,在背后等着朕屠戮宗室,也是痴心妄想。朕平日里对宗室子弟虽严厉些,却也是盼着他们能够成才。你将李皙、李旺等带回宗人府好生管教三月,好好学学祖宗家法。
那厨子朕会让人好好查一查,总能查出些蛛丝马迹。你们下去领人罢!”
此言一出,李祐等宗室诸王差点怀疑自己的耳朵。
就……就这样?
李祐有些不确定,鼓气问道:“皇上,那……那该如何惩罚……”
隆安帝冷笑道:“朕若下狠手,岂不随了幕后贼子的意了?反正人就在那,等绣衣卫查出了到底是谁在背后弄鬼,朕再严惩也不迟。”
李祐这才确定,天子真的没准备大开杀戒,连降爵或废黜世子位都没有……
因此带领一帮宗室,激动叩首。
那十二位宗室子弟里,也有李祐家的孙子……
等宗室诸王退下后,隆安帝轻轻呼出口气来。
这一次,荒唐事竟变成了好事。
一来给他提了个醒,仔细有贼人会对皇子下手。
二来,也可敲打敲打怨气太重的宗室。
忽地,隆安帝眼角跳了下,一个前所未有过的念头浮上心头。
不过随即又湮灭了……
人主,总还是要有敬畏的,不能胡作非为。
李暄……
奇葩也。
摇了摇头,将这不着边的念头甩出脑海,隆安帝就见五位大学士都在看着他。
韩彬沉声道:“皇上,皇子安危是否无忧?”
隆安帝“唔”了声,道:“宫里老供奉施针用药后,无大碍了。”
此言一出,几位军机大臣彼此对视了眼后,都看出对方眼中狐疑之色。
若贼子都到了下毒的地步,还会给人抢救回来的机会?
再联想到某人的德性,隆安帝方才的宽宏大量……似乎一切有了解释。
毕竟那位皇子干出一些骚操作,完全是合情合理的。
这些军机大学士原是世上第一流的精明人物,一瞬间心里就有了判断。
一个个垂下眼帘,担心让隆安帝看出了他们识破名堂来,让隆安帝这个当老子的下不来台。
隆安帝没发现这点,犹自补充道:“老供奉说,毒药来自颜料库中的几味秘药,看来背后之人藏的很深……”
张谷闻言差点没笑出声来,好在隆安帝似乎也觉得这件事颇有商榷之处,便岔开话题道:“御史大夫的人选,诸位爱卿可议定了?”
韩彬沉声道:“回皇上,御史大夫人选有三,一为翰林院掌院学士明安,一为工部尚书郑思敏,一为顺天府尹韩琮。论资历,明安其实早已能够入阁……”
隆安帝未等说罢,就连连摇头道:“明安是个好人,是个清官,但只清官不够,只好人更当不得御史大夫。”
韩彬点了点头,看了眼林如海后,道:“臣亦是此意,那么,再有就是郑思敏和韩琮。”
隆安帝闻言迟疑稍许,道:“郑思敏……一年内他先从湖南巡抚掉任江南巡抚,又回中枢任工部尚书。再迁御史大夫,是不是太快了?”
诸军机大臣笑了笑,道:“那就是韩琮了。”
韩琮是真正的孤臣,简在帝心多年,此人与韩彬虽同姓,但几无交集,更不必说其他人了。
有此人在,或许御史大夫才是真正的御史大夫。
……
凤藻宫,偏殿。
李暄鼻青脸肿的躺在西暖阁内,眼角的泪痕未干。
昨天,他被李景打惨了……
李景何其骄傲一人,因为听到他这个弟弟被毒死了,大恸之下,从宝郡王府一路大哭至宫中。
甚至不敢去见李暄的“遗体”,得知李皙在隆宗门,提剑要去杀人。
一路上从御林军到城门将军,被他连打带砍闯过一重又一重,最后被夺了剑,也差点用拳头砸死李皙。
结果被龙禁尉带回凤藻宫,原本心都要碎了,从不见泪的他,哭的甚么似的,就看到一个小犊子挤着脸赔笑……
见李景哭成那样,隆安帝和尹后都没去拦反应过来暴怒的李景捶打李暄。
最后还是戴权、牧笛上前,好歹抱住了李景,不然李暄觉得他没被毒死,却有可能被他那个傻哥哥生生打死。
“还疼不疼?”
正扯着嘴角倒吸冷气,李暄忽听耳边传来冷笑声。
他转头看去,就见尹后正没好气的瞪他。
李暄干笑了声,道:“母后,没事,大哥打的不重,一点也不疼!”
“呸!”
尹后啐了口,又问道:“可怨恨不怨恨你大哥,下这样重手?”
李暄忙摇头道:“从未见过大哥哭成这样过……看来儿臣从前误会大哥了。大哥虽生一张硬脸,又骄傲的从不肯低头伏输,可他心地是软的……”
尹后取笑道:“你懂甚么?你大哥心软不软,也要分人看。怕是只有对你这个亲弟弟才会如此,不过,下一次你再弄鬼,就别想再糊弄住他了。”
李暄悻悻笑道:“哪里还敢有下一次,往后怕再也没人敢请儿臣的东道了。”
尹后忍不住在他眉心处点了点,笑骂道:“哪有你这样胡闹的?还有贾蔷,没事弄这些做甚?都是他教唆坏了你!等他回来,本宫再寻他算账,有他好果子吃!”
李暄眉开眼笑道:“就是!母后,儿臣跟您说,这顽意儿就是贾蔷准备假死脱身用的!”
炮灰农女的逆袭
尹后闻言变了面色,皱眉道:“怎么又想着往外跑?大燕难道还容不下他了?”
李暄闻言抽了抽嘴角,叹息一声道:“原先儿臣也觉得这小子神经叨叨的,有父皇在,有母后疼着他,他居然还总觉着朝不保夕,怕不是撞客了……可经历这次风波后,儿臣才发现,这厮居然不声不响间,把宗室、勋臣和文武百官给得罪干净了。这次三哥栽了,要不然……所以,他还是走罢。果真海外有好顽的地方,说不得儿臣也能去逛一圈回来。”
尹后修眉蹙了蹙,斥道:“混帐话!哪有那么多险难?既然这次熬了过去,往后不就太平了?他立下那么多功,又不求官要权,这样的臣子,哪个皇上不喜欢?你父皇是个重情义的,总能保他一世富贵。”
这话……李暄有些不大相信。
先前他父皇显然是属意李晓的,难道他父皇不知道李晓对贾蔷有多仇恨?
果真李晓上位,贾家能逃走一只鸡怕都难。
不过这些话不必要再同尹后犟,李暄嘻嘻笑道:“算算功夫,这会儿贾蔷说不得已经知道京城风波了。不晓得会不会吓的他屁滚尿流的往海外跑路……”
说着,李暄吭哧吭哧笑了起来,熊猫眼都睁大了些,嘎嘎乐道:“母后,您说要是贾蔷在江南得了信儿,京里从上到下都对他喊打喊杀,他会不会直接开船出海?左右他府上的内眷都带上了……”
尹后闻言也唬了一跳,随即啐道:“再胡扯,仔细你的皮!本宫就不信,他就敢这样跑了。林如海还在京,再者,还有子瑜!”
李暄见尹后听闻贾蔷跑路吃了一惊,忙赔笑道:“儿臣就那么一说……不过母后,儿臣劝您还是下道懿旨南下,让贾蔷快回来罢。”
尹后似笑非笑的看着李暄,道:“狐狸尾巴露出来了罢?本宫看这才是你盼着的。怎么,没贾蔷在旁边出坏主意,你自己想出来的不够周全,破绽太多不过瘾是不是?”
李暄被揭破心事后,也不羞臊,反而没忍住,仰着脑瓜哈哈哈大笑起来。
直到看到李景的身影出现,笑声才戛然而止。
他忘了,为了给他保密,李景也没出宫……
坏菜,乐极生悲了!
……
PS:新年第一更!求月票啊啊啊!
另外,因为去年一整年都没陪老婆看一场电影,没单独吃一次饭,昨天老婆很是难过了回。倒不是为她自己,而是觉得我太辛苦了,太伟大了……
所以今天第二更可能要到晚上了,终究还是得陪她看一场电影,吃一顿火锅。
虽然很抱歉,但我还是想要月票啊!
毕竟,去年我一天都没断过,结婚娶亲早上还在码字,我好叼啊!!


Copyright © 2021 家枝瑞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