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枝瑞讀

熱門都市小說 蘇廚 線上看-第一千五百零三章 飽便飛推薦

Mandy Olaf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苏厨
第一千五百零三章饱便飞
司马光心里认为,为了解决大宋的各种问题,苏油不得已投身朝政,虽然天纵聪明,却终究因此耽误了学问义理上的进益,没有到达本来可以到达的高度,实在是非常可惜的,也是大宋的损失。
于是他给苏迟写了一封信,说天佑大宋,如今又送来了一个你,你的长辈们为了给天下人创造出了一个可以安心研究学问的环境,牺牲了自己。
你一定要好好珍惜,好好进益,不要辜负了你小幺爷的努力啊。
苏迟收到信后亚历山大,将之转给了苏油。
苏油看过之后也不由得啼笑皆非。
大宋士大夫里不少性格中也有可爱的一面,司马光固然僵化固执,但是对于他所看重的后辈,却真是不遗余力。
经哲学院中还有一个细小的分支,就是西哲馆。
库罗和艾尔普带来大量的西方著作,经过两人这么多年的翻译,已然基本完成,因此也成为了研究对象。
此外还有佛道两门,这就是学院里还有和尚道士出没的原因。
除了这几个学院,剩下的就全是苏油的大本营了。
数学院长贾宪、天文学院陈昭明、地理学院赵宗佑、物理学院苏小妹、化学院张象中、医学院钱乙、农学院郏亶、美术学院李公麟、音乐学院张麒。
不论官阶,只论学术成就和影响力。
沈括过于热中官场,权衡了好久都没决定下来,最后苏油放弃了,说算了你等下一届吧。
还有个经济学院在筹建,主要是章惇走了,苏油想请史洞修坐镇,结果把史洞修吓出了一场病,反挨了二十七娘一通埋怨。
一介商贾想登大雅之堂,小幺叔亏你想得出来!
苏油只能作罢,感慨资产阶级没觉悟。
其实还有一个人可以,赵颢,但是苏油又不想请。
于是经济学院只能一直“筹建”。
除了这些院长,大学堂底下还有无数的人才,比如数学的朱吉、刘益,医学的唐慎微。
还有各地学院学问已经非常精深的理工教员,以及将作监军器监司天监的高级工程师,原四通商号的设计师,和分散到全国的各种“兴趣小组”人才。
很多人都是多专多能,比如大苏,除了文学,美术哲学经学史学都拿得出手,甚至连农学的种树都能插一脚。
比如沈括苏颂陈昭明,那是天文地理物理化学数学生物都精通。
其中沈括还能搞农田水利外交,苏颂还能干外交医学机械官制史,陈昭明还能搞船舶桥梁设计。
生员更加不用发愁,现在大宋还没有奢侈到大学生毕业送外卖的程度,京师大学堂的定位非常精准,就是要培养各种学术的高级货色。
理工一脉的大学生根本不用愁毕业找不到工作,宗室豪强各地的产业面临大发展,如今正需要大量理工人才充实。
文科就更加不用愁了,各路学子可以一边在文经史哲三院增进修为,顺便等待参加朝廷科举!
不过各院课题都很繁重,因此生员在苏油的严格控制下,只招收了三百人。
……
汴渠堤上,柳亭旁,蔡京正在与弟弟蔡卞送别。
两人所议,还是朝廷大事。
误会你的爱
蔡卞看着长堤下来往的船只,又看着柳荫浓密的水泥长堤:“这些柳树,还是司徒治洛汴渠时种下的吧?十年下来,竟然都这么大了。”
蔡京说道:“弟弟这是要效仿恒温,来一番树犹如此,人何以堪的感慨?”
蔡卞微笑:“兄长多虑了,我是安石相公的半子,此番能得司徒竭力周旋,保住了岳父大人的地位名声不说,还举荐我做宣告使节赴辽,也是做老了的差事。”
“如今宋辽关系不同往日,这任使节,怕是历年来最舒服的一任。”
“不过吕惠卿太惨了,就连张商英都能升任副使,得以进用,而岳父曾经的左膀右臂,却落得个人人喊打,安置建州的下场。”
“兄长,听说司马相公欲复差役,他人皆劝,独兄长言开封五日可复?”
蔡京犹豫了一下:“司马公移文开封府,问差役是否可复,愚兄身为府尹,总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吧?”
“对于开封来说,其实是免役还是差役,并不重要。”
“甚至可以说,在蜀中、开封、两浙,是行差役还是免役,都不重要。”
“因此我对司马公说,开封府两县各指出千人,五日之间,可以尽复差役。”
蔡卞想了一下,自家兄长说的还真是实情。
这几个地方不差钱,不管是什么差役,役夫的薪水都能保证,就如苏油当年开这汴渠一样,老百姓不但不抵触,反而非常踊跃。
为什么?因为苏油不但工钱给他们管够,一日三餐吃饱,工役完成后在城北还能分到地!
鬼才不愿意!
蔡卞说道:“可是兄长这样,不是坚定了司马君实之心?你让司徒怎么想?”
蔡京没有什么不自然的表情:“司马君实已经秉政,差一道诏书就能成为相公,而司徒现在看来,是不愿意位列司马,吕公之前。”
说完摇了摇头:“还是那样谦冲,到现在更好,连开封府都退出了。”
“弟弟是不是以为,我要追随司马君实,巩固自己的政绩,而背离司徒?”
蔡卞盯着蔡京的眼眸,似乎想要看透他的内心:“难道不是?”
蔡京淡然一笑:“还是那句话,我是开封府尹,上峰垂问,我如果不据实回答,那就是我的问题。而我据实回答,哪怕司徒回来,也不会怪罪。”
蔡卞又盯着蔡京看了好一阵子:“兄长,司徒或者不急于这一任,但是终究会有一任,甚至几任。”
蔡京问道:“哦?当年在安石相公府邸,你可是连大苏文字都要挑剔,还讥讽司徒狂悖大言来着。”
蔡卞脸红了一下:“当时……唉,当时司徒反对安石相公,相公门下皆切齿以为不共戴天,却从来没有从国家的角度,去考虑我们的政策是不是真的存在隐患。”
说到这里,终于还是挺起胸膛:“君子之过,如日月之蚀,过而能改,善莫大焉。”
端起酒杯:“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司马君实那里,兄长就真不能稍微缓行一二?”
蔡京也端起酒杯:“我跟司徒久了,知道他的秉性。”
“如果我要是因为某人某派,而故意在政务上拖延谎报,以达到某人某派的目的,你当司徒真不会看穿?你当司徒真的会高兴?”
说完举起杯子和已经听呆了的蔡卞碰了一下:“制度就是制度,司徒常说,入仕之人,就是带着镣铐跳舞,就是在窄道上走路,不要为后世立下最坏的榜样。”
“知道他为什么那么欣赏章子厚吗?”蔡京呡了一口酒:“先帝当年想要任用潜邸旧人,蔡持正欲从之,而章子厚激辩不可。”
蔡卞有些明白了:“当时先帝还是从了章子厚,不过嘀咕了一句‘快意事须做不得一件。’章子厚立即抗声:‘如此快意事,不做也罢!’”
离奇异梦
蔡京的目光转向繁忙的汴渠:“是啊……快意事,终究须做不得一件。”
“不过士林之所以高司徒而薄章惇,是因为章惇以之约束先帝;而司徒以之约束自己。”
说完摇头:“这是境界的差别,未可相提并论。”
蔡卞看向汴渠:“高官显宦,帝王至尊,尚不得称快意,那人之一世,尚有何趣味?”
蔡京笑道:“尚有一日之闲,持一壶美酒,与一二知己至亲,同赏一江繁华。”
蔡卞也笑着摇头:“兄长,世间真有此等人?”
见到蔡京玩味的目光,蔡卞不禁赧然:“的确有,是愚弟失言了。”
兄弟俩人再次将话题转到闲事上来,聊了一阵辽国那边的情形,又聊了一阵今年再次出发的东胜州船队,还聊了一阵京中的风月,中间自然少不了吟诗作赋。
蔡卞的书法也是大宋少有的出挑,他的书法笔出二王,用宋代书家的评断,就是“雅”。
其实苏油的字也雅,但是一个是“端雅”,一个是“逸雅”。
说白了就是一个少变,一个多变,多变比少变,就是高手和俗手的区别。
一场酒喝下来,兄弟俩又积累了不少诗稿,蔡京一边端着酒,一边欣赏弟弟的作品,见到其中一张花笺上写着一首小诗。
十载青堤御柳肥,光阴长迫鬓毛摧。
终为紫燕依春返,莫学饥鹰饱便飞。
诗歌里汇集了一些兄弟俩喝酒时的感慨,最后却自信地表示自己终究有一天会如燕子一般重返京城,说不定还要紫袍加身,而不能学吕惠卿那般妄作小人,最后声名狼藉。
诗中也有对兄长隐晦的劝说之意。
诗作本来一般,可是当蔡京看到最后一句,不由得大吃一惊,甚至连酒杯都跌落到了草地上。


Copyright © 2021 家枝瑞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